棉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身边的鬼很萌之小白-【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54:45 阅读: 来源:棉靴厂家

我叫李延锋,是一个学生,同时,我还是个优雅的文艺青年!

大约一年前,我发现自己似乎极不寻常,很有可能是觉醒了血脉或者其他什么的,我突然可以看到鬼了(详见《寒衣节之我身边的鬼很萌》,已发布在鬼姐姐),在这一年间,我遇到了无数厉鬼,恶鬼,但是在我强大的主角光环下,都化险为夷,我就除灵大师,李二狗!

“你个智障,别再扯淡了!”我的YY被打断,脑袋被从后来打了一巴掌。我揉着后脑勺转身看去,在我背后的是损友金攀。

“死神棍!”我吵金攀骂了一句。

“你个中二病,劳资可是正宗风水大师。”金攀一脸不屑的表情。“切,二货”,我对金攀的说法嗤之以鼻,傻缺一个。

就在一年前的寒衣节,我在校外租住的房间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没错,是一个女鬼,不过似乎是一个很可爱的女鬼呢,她的到来虽然有些烦,不过也算打发了我的孤独,她突然离开,让我有些不舍。而且从那以后,我就有了一个特异功能,没错,我能看见鬼了。

“我说二狗,听说你开了天眼了,是不是真的?”金攀每天都会一脸献媚笑地问我这个问题,我不知道他从哪听说的这个消息,不过对此我一直是不置可否,毕竟力量太大,也不是好事,能力越大,责任就越重。

放学以后我就回了家,像金攀这种穷叼丝,是没钱在校外租房子的!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阴阴的,不过终究没下雨,也还算可以接受。

说实在的,我还是比较喜欢热闹的,不过自己单住可以保持住我的神秘感,我可是觉醒了作为法师血脉的人啊!

我离开学校,并没有在外面停留,直接回了家。到了家门口,有些不对劲啊,透过窗户我似乎看到屋里黑咕隆咚的。

这种情况我遇得多了,指不定又是哪个鬼跑来和我开玩笑了。自从我能看到鬼,经常会有些闲着没事做的鬼来和我开玩笑,吓唬我,以此为乐。刚开始我确实挺害怕的,不过后来我发现,他们除了能变作奇奇怪怪的玩意儿吓唬我一下,从来没有害过我,所以我也就习以为常了。

不过为了配合那些无聊的小鬼,我每次都装得很害怕,这似乎让他们很开心,虽然我是不能理解这是啥心理。

我装作啥也不知道地走到屋子门口,刚推开门,迎面就是一股刺骨的寒气。又是老一套。不能想点新花样吗?我心里暗暗吐槽着,但是我嘴里还是说着“哎呀,好冷啊,怎么回事?”同时我还做出一副恐惧的表情。

不出意外,这时候那傻鬼肯定躲在那个小角落里偷笑呢,等我接近突然蹦出来吓唬我。我装作非常害怕的样子慢慢地走进屋子。

“李延锋!”一声女生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本来为了装作害怕故意弓着腰走路,这一下,我几乎蹦了起来。

接着,屋子上方传来一阵女生的笑声,“一年不见,你还是那么笨!”这个嘲弄的笑声让我熟悉无比,我的心里腾得升起一丝喜悦。我望向天花板,没错,是那个熟悉的面孔,依旧是扎着马尾辫,嘟着嘴。

“一年不见有没有想我啊?”女鬼在天花板上飘着,整个房间因为她散发出的气息显得有些阴冷。

“谁会想你啊,一天到晚就会添麻烦。”我撇了撇嘴,反唇相讥道。

“管你想不想我咧,反正我又来了。而且我找回记忆了,不许再喊我女鬼了,我叫小白。”女鬼依旧在天花板上飘来飘去的,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那你不回去找你家人探亲,还来找我?”我记得一年前,小白第一次来的时候好像说是为了到阳间来探亲,但是记不清家在哪了,所以跟上了我。

小白听了我的问题,神色有些黯然,“我回去以后找崔钰查了生死簿,发现我的父母在我死后离婚了,离婚原因是我重病的时候,我父亲单方面签署了放弃治疗,在我死后母亲知晓了此事,就和父亲离婚了,现在他们都重吾了家庭,我不想再去打扰他们了。”小白一边说着一边从天花板飘了下来,然后来到冰箱门口,“给我拿点糖出来。”她指着冰箱门说,很熟门熟路的样子。

我打开冰箱,拿出糖放在餐桌上,我知道她是碰不到的。“那你还回来,专门探望我吗?”我心里稍稍有些激动。

“我这也是没办法啊,我死后爸妈离婚,也不给我烧纸,我在阴间快穷死了,没钱给七爷八爷他们上供,投胎名额就轮不到我,我就趁着今年探亲又跑上来了。反正我也不是恶鬼,他们也不太管我。”小白飘到餐桌前盯着糖果,据说她就是这样吃东西的。

我听着她一本正经地吐槽,好吧,搞半天阴间也是如此腐败。

“你就这样来阳间了,不怕太阳光吗?”我听她说的阴间状况似乎和传说很类似嘛,不免想到了鬼怕阳光的说法,毕竟去年她好像没在白天出过门。

“我为啥要怕阳光,鬼不就是死人吗,人会怕阳光吗?智障!”小白嘟着嘴吐槽着,不过她的脸还是一直盯着糖果看着,“去年我脑子不太清醒,我记不清鬼有啥禁忌了,不敢被太阳照射而已。”

我撇了撇嘴,好吧,你赢了,我不和女生计较。

“这次来阳间待几天?”我坐在餐桌边,小白的对面,询问着,老实说我倒是希望她多待几天,有她在让我觉得很开心。

“咋着,我刚来就想赶我走?”小白斜了斜眼睛,用余光扫了我一眼,表情有些不快。

“哪里哪里,我就是随便问问。”我急忙解释着。

“这次来,我就不走了,等到啥时候该投胎,我再回去。”小白顺手拖着腮趴在桌子上,说实话我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碰到桌子,她不是应该直接穿过去才对吗?

12下一页

我叫mt标准版

武斗乾坤

阿瑞斯病毒无限物资版

合金幻想o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