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企业借壳成瘾高管离职套利创业板退市难产

发布时间:2020-03-11 11:04:48 阅读: 来源:棉靴厂家

企业借壳成瘾高管离职套利 创业板退市难产转载cyzone导语: 退市机制已失灵十几年,谁也不愿玩真的,哪怕是成立时信誓旦旦的创业板9月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宋丽萍表示,创业板退市制度很难在年内推出,没有具体时间表。此言一出,市场哗然

退市机制已失灵十几年,谁也不愿玩真的,哪怕是成立时信誓旦旦的创业板9月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宋丽萍表示,创业板退市制度很难在年内推出,没有具体时间表。

此言一出,市场哗然。有心者找来一年前创业板推出时监管当局高层在各种场合的表态:

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在2009年11月时便提示股民注意风险,不要奢望重组、炒壳,并表示创业板公司退市的标准比主板还要严格。

2009年12月,深交所法律部人士对外界强调了创业板相对于主板更严格更市场化的退市制度,退市股票不再像主板要求必须进入代办股份转让系统,更取消了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后便可申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的安排。

2010年全国两会期间,深交所理事长陈东升表示,该所已经草拟了建立有关创业板直接退市制度方案,并已提交给证监会,有望于年内推出。

宋丽萍在今年3月中旬亦确认了上述消息,建议及早在创业板明确不同于主板的退市制度。她认为,这是向市场发出清晰的信号,反而能减少市场风险,给投资者提供一个比较透明、安全的市场环境。

但是,为何半年过去,创业板的退市制度仍一推再推?

深交所内部一位人士对本刊记者表示,目前证监会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在研究具体操作,酝酿一个统一的退市管理办法,并准备将创业板作为直接退市创新的先行先试。但由于历史包袱太重,步履维艰。

市场人士担心,监管当局有心无力,为主板借壳上市、内幕交易猖獗的一幕再次出现在创业板埋下伏笔。

研究做了很多,退出制度的必要性和买壳上市的害处都心知肚明,关键是谁来下这个决心?他没有说明,刚刚成立一年的创业板缘何历史包袱太重。

无人留守?

一面是创业板上市公司质量堪忧,高管离职套现蔚然成风,另一面是发行市盈率高企,退市制度难产,进一步推高估值中枢——这就是10月底,创业板将迎来周岁生日时的基本态势,与之伴随的是解禁洪潮。

华泰联合证券分析师刘湘宁统计,仅11月1日一天,解禁的市值就达316亿元,占市值比重达到38%,预计将对创业板整体走势产生重大影响。根据他的测算,2010年下半年解禁市值总计422亿元,占创业板流通市值827亿元的51%。

当前,创业板限售股股东中创投机构共持有未解禁市值达到519亿元,个人股股东持有股票市值1721亿元,其中包括公司高管持股625亿元。而近期董事、监事和高管频频告辞的公告背后,正是汹涌的套现欲望。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及《公司法》的有关规定,创业板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管所持的股票,全部出清需要四年。然而,由于创业板公司高估值的诱惑,一些董事、监事和高管甘愿挂冠变现。这样,离职半年后,他们手上的股票便可全部出清。

根据深交所的统计,创业板推出近一年来,共有33家公司的67名高管辞职,其中,持有股票的有22人。这22人中,又有两种情况不解除锁定,第一种是作为控股股东本身已承诺锁定三年;第二种情况是辞去原职之后仍兼任董事、监事或高管,也不解除锁定。但深交所并未透露为变现去职者人数几何。

华测检测是去年10月30日首批上市的创业板公司之一。在招股说明书中,担任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管的股东12人承诺,在公司任职期间每年转让的股份不超过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5%,在离职后半年内不转让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

但一月之内,该公司便有两名高管离职。今年6月1日,华测检测公告,副总裁魏屹辞职,持有华测检测28.59万股,占总股本0.35%。同月,另一副总裁聂鹏翔辞职,持有华测检测23.59万股,占总股本的0.29%。两人均在十大股东之列。

与之对应的是,鲜有公司高管出钱增持自己公司的股票。

假设市盈率合理,高管们可能就安心和公司一起成长;如果知道这个市盈率不能持久,高管们当然想要先把钱拿到手再说。一位证券行业从业人士说,据我所知,一家创业板公司董事长目前最担心的就是解禁之后队伍散了。高管套现之后,再造一家竞争对手该怎么办?

亢奋的估值

虽然解禁压力在即,但创业板的行情仍亢奋不已。目前创业板117只个股的市盈率还在70倍以上,是全部A股市盈率的3倍多。

上周,瑞银证券财富管理研究部主管、首席中国投资策略师高挺在记者见面会上表示,去年9月开始至今,小盘股持续跑赢大盘股,但其盈利增长并不足以支持大幅领先于大盘的市盈率。未来一段时间,小盘股面临大面积的解禁,可能会有比较大面积的回调。

根据Wind资讯的数据,创业板公司上市后利润增长不断下滑,远远低于中小板公司乃至全部A股公司的增长。创业板公司所谓的高成长能力再次受到质疑。

创业板从诞生始,就不断遭受着质疑。从起初是否处于创业期、盈利模式是否能持续、募集资金投向的可行性和财务报表可信度,到目前的成长性和公司本身遭受质疑。8月12日挂牌的乐视网,到上市前夜还寂寂无闻,却无视清一色的同行业质疑堂皇上市,让不少业内人士都直呼诡异。7月8日上市的国联水产,以对虾销售为主营业务,上市即报亏。

9月6日,中原证券刘锋发布了题为《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报告,称8月创业板新股多项数据创下年度新高——当月上市数量达到16家,新股首日平均涨幅达到70%,申购新股冻结资金总量创当年最高,单一股票冻结资金的均值再次上升到千亿元水平。

8月27日上市的顺网科技发行市盈率达82.7倍,首日涨幅仍高达63.3%,目前该股对应2009年盈利的市盈率为132.3倍。9月2日上市的坚瑞消防对应市盈率最高,为143.1倍。

没有明确的退出制度和禁止借壳的安排,是造成创业板估值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一位证券业内资深人士表示。

退市失灵

在创业板推出之前便一直酝酿的退市制度,却雷声大雨点小,至今难产。

创业板规模已经这么大了,配套的退市制度却一直推不出,隐蔽了真正的风险,这是制度设计的重大漏洞。证券业内人士表示,这无异于快车不设刹车。

其实,《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中,对退市风险警示已有初步的规定。其中,对最近两年连续亏损等11种情况,深交所均有权对其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据本刊记者了解,之前深交所一直希望能建立不同于主板的直接退市制度,希望达到快速退市和杜绝借壳炒作的效果。

深交所研究部门对创业板退市制度的研究和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完了,问题在于如何实施。深交所内部一位人士对本刊记者表示。创业板退市制度推出之所以放慢脚步,可能是因为证监会正酝酿一个涵盖各板的统一的退市管理办法,纳入和退市相关的所有问题,包括处罚责任人和三板的衔接等。

另一位接近证监会的人士表示,退市机制已失灵十几年,谁也不愿玩真的,否则一定闹得天翻地覆。

他介绍,2002年,时任证监会主席周小川和副主席史美伦到全国走了一圈,这是中国首次想要推动退市的努力,阻力太大,只退了几家,也是迄今为止退市的几家。2004年史美伦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退市问题是2002年最辛苦的一项工作。

2006年深交所发布《中小企业板股票暂停上市、终止上市特别规定》,2007年咬牙切齿地推,但也宣告失败。在创业板成立前后,深交所和证监会又呼吁了一次。像是要动真格了,结果现在看来又要黄了。前述知情人士说。

交易所本来有权让公司退市,但往往是执行难。该退不退,各路人马都找过来,很难抗拒。该人士说。

另一位业内人士分析,上市公司难退市的原因有三:一是地方政府阻力,一旦公司有退市风险,往往是副省长级别官员到交易所来游说,交易所很难招架。不过,这对原来大多为国企上市的主板更为常见,对目前的创业板公司则未必成立;二是暂停上市、退市和恢复上市审批的行政权力在交易所,交易所对审批权难以放手;三是ST股票一旦复活或被借壳,股价就翻番,带来内幕交易、获取暴利的机会,地方政府、公司内外、交易所、监管机构、中介机构,太多的人员亦乐于染指其中。这才是最重要的一条,是个大利益圈,谁都不愿去破坏。

借壳成瘾

高风险本应是创业板的题中之意,是给有识别能力的专业投资者参与的。如果有了退市制度,10月将要解禁的300多亿元市值,至少要砍掉一半。没有退市制度,就不用担心没人接最后一棒。即便公司遇到大问题,也很快会有人借壳,相当于给创业板公司买了一个保险。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说。

像日本、香港和美国,海外任何一个成熟市场都在日益严厉地约束借壳。开辟正常上市的渠道,不给借壳的土壤。有的年份退市的公司比上市的多,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尹中立(博客)对本刊记者表示。

反观《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非但无一条限制借壳,反而规定上市公司提出恢复上市申请时,应当提交的文件包括关于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的说明,早就为借壳上市留下方便之门。而以创业板公司的小规模股本,未来的借壳将比主板更为容易。

在中国,公司上市标准颇高,严厉管制,借壳却是另一套标准。有时公司甚至越烂越值钱,一旦ST股价就一飞冲天,与正常的发展逻辑背道而驰。所以,只有中国才会追捧一些专做ST股票的基金经理。刀口舔血,遗患无穷。上述业内人士说。

比如2004年就暂停上市的*ST中辽一直不退市,直到去年6月成功地恢复了上市,摇身变为万方地产,经历五年,令人叹为观止。

表面来看,借壳使股民手中本来一文不值的股票具有暴涨的可能,被借壳方获得了善后的资本,借壳方则获得了融资的资格,皆大欢喜。但借壳属于开后门上市,违反了市场的三公原则,更对经营不善的壳公司没有任何惩戒,原始股东套现逃离,亦使得中小股东不再关心公司的成长,只追逐借壳重组之类的内幕信息,这是对资本市场资源配置原则的根本性破坏。长此以往,只能使得中国的证券市场越来越边缘化。业内人士表示。

换个角度看,虚高的价格使股票市场也成为产业链整合的巨大障碍。上述人士说,眼望创业板的高估值,一些医疗产业被并购对象的要价水涨船高,攀升到无法承受的几十倍PE。这样下去,这个领域只能是一群猴子,出不了大象。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资产重组

会计核算的基本前提

年利率怎么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