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Facebook雇请博雅凸显自身隐私保护问题

发布时间:2020-02-11 06:43:15 阅读: 来源:棉靴厂家

北京时间5月13日消息,美国知名IT杂志《连线》记者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今天发表评论文章称,就Facebook聘请知名公关公司博雅(Burson-Marsteller)炮制和散布谷歌负面新闻一事看,此举也暴露出Facebook自身存在的用户隐私保护问题。列维还认为,Facebook这样做其实是“引火烧身”。

以下为列维文章全文:

事情是这样的:大型公关公司博雅先是跟《今日美国报》联系,并表示希望该报能够撰写一篇抨击谷歌“社交圈子”(Social Circle)产品的文章,文章基调是指责谷歌该产品涉嫌侵犯用户隐私。博雅还鼓动知名博客作者克里斯·索格伊安(Chris Soghoian)也撰写一篇类似评论文章。在此期间,博雅并没有透露其客户的具体名称。

但《今日美国报》并没有答应博雅的请求,而是就此事询问了法律专家和业界人士。《今日美国报》随后得出结论:如果撰写一篇谷歌“社交圈子”产品侵犯用户隐私文章所造成的轰动效应,远不如曝光博雅此次公关活动本身。于是《今日美国报》随即发表了一篇长文,重点叙述了博雅代表一位匿名客户计划炮制和散布谷歌负面新闻的事实。

与此同时,索格伊安也拒绝了博雅的“好意”,并将博雅发给他的邮件内容予以公开。随后媒体纷纷猜测,博雅的幕后雇主有可能是微软或美国移动运营商AT&T等,毕竟谷歌每位竞争对手都在试图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以给谷歌致命一击。但此前有媒体报道称,该事件的真正幕后策划人其实是Facebook。

在大量证据面前,Facebook一位发言人周三晚证实,公司确实雇请了博雅;但Facebook之所以这样做,是对谷歌的一些市场行为作出回应。其原因有二:首先,Facebook认为,谷歌在社交网络业务领域采取的一些措施确实涉嫌侵犯用户隐私。其次(或许是更为重要的因素),Facebook对谷歌在自家社交网络业务中使用Facebook数据一事感到不满。

但Facebook上述两条理由却难以站得住脚。如果说谷歌“社交圈子”(该产品此前已被转型成为“社交搜索”)可能侵犯了Facebook用户的个人隐私信息,那也只能说是Facebook自身市场行为所导致的结果。

Facebook认为,谷歌在未经许可前提下收集了Facebook用户信息。但大量与Facebook共享的信息已经被公之于众,对于那些不在好友名单上的用户以及Facebook用户本身,其相关信息也被公之于众。而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是外界有意抓取此类信息,而是Facebook主动将这些信息予以公开。

Facebook多年来一直表示,将高度重视用户隐私保护事宜。Facebook制定的用户隐私保护基本原则是:用户的信息只停留在Facebook网站内部,而不会被泄露到外部网站。但过去一、两年中,Facebook已在试图改变这一原则。Facebook用户的页面资料信息已流传到外部网站中,网民可通过谷歌搜索及其他方式查找到此类信息。在这些被散布到外部网站的信息中,其中包括部分用户被列入哪些好友名单当中。如果此类信息数量越来越多,则谷歌及其他外部公司自然就能了解到Facebook用户的更多情况。

当然也有更为便捷的方式来收集Facebook用户信息,这就是直接进入Facebook网站内部来抓取信息。但这样做会带来大量麻烦。首先,此类行为违背了Facebook服务条款。那么谷歌是否曾“潜入”Facebook内部以直接抓取Facebook用户信息?从博雅的表述看,似乎谷歌曾有过此类行为。但谷歌此前称,公司并未进入Facebook网站内部抓取信息。我觉得谷歌的说法更为可信。当然,如果Facebook坚持其观点,则必须为此拿出证据。

在谷歌此前推出社交搜索时,该公司曾表示,谷歌这项搜索服务不会直接进入各社交网站内部抓取内容。谷歌如何获得各类社交信息,其过程较为复杂。但美国搜索引擎评论网站SearchEngineLand主编丹尼·苏利文(Danny Sullivan)认为,谷歌抓取社交信息的最直接手段应该是:谷歌得到了相应社交网站管理层的允许。目前谷歌还未就Facebook指责一事作出回应。可以肯定的是,在谷歌发布相关声明后,事情将变得越来越明朗。

如果谷歌是通过公开网络抓取了社交网站用户信息,难道这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情?当然,对于这种做法,每个人会有不同看法。但无论如何,正是Facebook自身,而不谷歌将一些Facebook用户信息放置于公开网络上面。

这也就是Facebook上述对于谷歌指责的怪异之处。如果一位外部人士试图了解谷歌如何获得了Facebook用户信息,则难免也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Facebook用户信息是如何被放到了公共网络当中?

负责为Facebook具体运作的博雅工作人员约翰·麦库里奥(John Mercurio)在一封信件中写道:“谷歌的最新计划根本不尊重用户隐私信息。”但Facebook用户在自己页面资料上填写此类信息时,也很容易被其他人看到,除非该用户选择了“仅好友可见”等选项。

另一方面,麦库里奥在信件中还暗示,网民可通过谷歌搜索服务查找Facebook用户的好友名单等信息。但据我所知,绝大部分Facebook用户在填写个人资料时,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联系人。换句话说,在默认设置当中,Facebook用户的好友名单其实能够被其他5亿名用户观看到。

无论是新闻从业者,还是美国国会议员,在深入调查博雅信件中对于谷歌指责一事时,无疑都会质疑Facebook本身的隐私保护问题。从这个角度上讲,Facebook聘请博雅来攻击谷歌侵犯用户隐私,其实是引火烧身之举。

今后一、两年内,监管部门可能将对谷歌、Facebook等公司的用户隐私保护事宜展开更深入调查。事实上,导致用户担心隐私信息被泄露的真正原因既不是谷歌,也不是Facebook,而是互联网本身。互联网使信息传播的速度更快更广。在以前看来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互联网却能将相关人物推上风口浪尖。

通过互联网,一些科技公司也能在消费者未知情前提下,利用消费者隐私数据来盈利。正是受利益驱动,一些公司不惜以滥用用户隐私信息方式来追求利润。

这些科技公司希望取得消费者信任,并试图阻止美国立法部门通过相关法案,而更倾向于采取自律手段。令人感到意外的是,Facebook却采取了聘请博雅这样的幕后操作手段。Facebook本意是散布不利于谷歌的负面新闻,但没有想到自己却成了负面新闻的报道对象。用户今后对Facebook的防备之心只会加重,而Facebook要重新赢得用户信任绝非易事。

广州注册公司资金增资

中山筹划税务价格

工商税务官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