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满文老档看毛文龙与袁崇焕的争议

发布时间:2020-12-29 10:41:34 阅读: 来源:棉靴厂家

从《满文老档》看毛文龙与袁崇焕的争议

毛文龙与袁崇焕一直是史学界焦点,二人谁忠谁奸一直没有定论,下面就摘抄《满文老档》中努尔哈赤时代关于毛文龙的部分,事实胜于雄辩。

当天,新城城主赵游击得到准确信息,派人报告给努尔哈赤:“镇守山海关的袁军门让游击毛文龙领兵二百去朝鲜送信。毛文龙在海上和从朝鲜返回的使臣相遇,他们一起向朝鲜去。消息传到镇江,镇江城中军官陈良策就和毛文龙私通。二十日晚上,镇江城外有数百名村民呐喊,陈良策在城中响应,大喊:“明军来了!”城主佟养元登城视察,被陈良策抓起来。佟养元的儿子、侍从等六十多人被杀。二十一日,陈良策把佟养元带到马头山去见毛文龙。汤站堡、险山堡的堡主都被手下人抓住献给毛文龙。永甸堡主被抓、长甸堡主自愿投降。这些地方都已经归了明朝。

毛文龙曾经派人劝赵游击投降,赵游击把他派来的人杀掉,首级献给努尔哈赤。努尔哈赤赏赵游击一百两银子。

初五日,努尔哈赤去信询问凤凰城的李游击:“毛文龙是在海岛上,还是在朝鲜城内?或者是不在城内而野外?镇江汉人渡河而去的,是不是被毛文龙收留了?现在他在什么地方?你去探听消息,报给我知。”

当天,派人给朝鲜送去书信,书信内容如下:毛文龙、陈良策、赵成功、李应龙、赵俊这些人,驻扎在你们朝鲜的弥山,经常派兵进犯我河西一带,我如果带兵去征剿,又怕连累到你们朝鲜,所以一直没去。如果你想要我们两国真诚和好,就把毛文龙、陈良策抓来给我,这样我们两国可以共享太平、相安无事。如果不把毛文龙、陈良策抓来给我,那就是你们口称和好而心怀虚伪了。如果你们情愿,就马上把他们送过来,不然,毛文龙、陈良策等人知道我要抓他们,恐怕会服毒自尽,或者逃到别的地方去。到那时,你们就算说朝鲜大金和好,我也无法再相信你们了。

十四晚上,我军为了寻找毛文龙而渡江,十五日到达朝鲜的龙川,毛文龙没在龙川,而是去了九十里外的树林边。我军得到消息,前往追击,毛文龙只带领几个从人逃走。我军斩杀陈良策,俘虏陈良策的家小,斩杀了吕游击,还有千总、把总、军士等一共五百多人,后来又剿灭当地男丁一千余人。叛逃之人,全数被抓回来。每个牛录留下八人在当地驻守。

努尔哈赤给朝鲜国王去信说:“明朝集结十三省之兵来攻打我,尚不能胜,你朝鲜国王收留一个毛文龙,想怎么样?我向来遵守天道,绝对不首先侵犯别人。可是应该我得的,我也绝对不会随便丢弃给别人。如果你把毛文龙还给我,我就把你的元帅放回去,这样也可以表示你们和明朝断绝关系。如果你不把毛文龙还给我,明年春天必定还有比毛文龙职位高的官员来到,到那时候,我不怨恨来的官员,只怨恨你朝鲜国王。我和明朝交战四年以来,多次派人给你去信,你朝鲜国王没有一句好言回报,却把明朝当成父母之国,不肯与之断绝。你们这样做,运气好了,能躲得一时之祸,如果一时不慎,定会招来难以估量之大难。据说,从我这里渡河到你们那里的汉人,你们供给衣物饮食,多所周济,现在命你把属于我的逃人,全数送还给我。”

努尔哈赤传谕凤凰城的军士:“派人去把守朝鲜来路,朝鲜使臣如果过来,守路的人就问他们是否归还毛文龙,不管朝鲜使臣怎么回答,都要把他留在当地,然后马上把情况禀告给我。”

朝鲜三名总兵驻扎在边界,他们从毛文龙那里得到消息,说是女真兵已经进驻新城。朝鲜总兵就派人到新城察看消息。十二名察看消息的朝鲜人在返回的路上,被我军擒获。这些人被带到努尔哈赤这里来,努尔哈赤让学者达海审问他们的来意,为首的人说:“朝鲜国王让我们前来探听消息,看看你们是否已经得到了广宁和山海关,如果你们已经攻取了广宁和山海关。我国就与你们和好。”达海问:“朝鲜国王为什么不把毛文龙抓住献来?”。为首的人说:“明朝是父亲、朝鲜是儿子,父亲家里的人,儿子怎么敢抓呢?”达海告诉了努尔哈赤,努尔哈赤让把这些人扣押下。

扎克丹城的千总李恭寅去新城一带寻找残留百姓,总共得到五十四个人。他又俘获了毛文龙派来的四名甲士。努尔哈赤赏赐李恭寅四十两银子。

二十三日,接到禀报:有五名朝鲜使者前来。努尔哈赤说:“将前来的朝鲜使者抓住,分别询问他们有什么话要说。”将五名朝鲜使者抓住,五个人说:“我国去年来过的官员,今年还要再来,现在住在龙川城,先派我们五个人来送信。”看那官员带来的书信,信中说:“我朝鲜国和贵国想要真诚修好,哪能因为一个毛文龙受到阻碍呢?上次贵国来信对我国说‘两国若和好以后,没有尊卑、平等相处’,现在依形势看,不是真的。违背天道的人做不出善行,恃强凌弱的人不讲良心。”努尔哈赤看到书信内容,大怒:“朝鲜国言不及意,纯属废话。你们五个人来此什么目的?是不是探听消息?”把这五个朝鲜人全都扣留。

二十九日,都堂发布命令:“听说毛文龙派遣五十人到我国来离间挑拨。谁如果把毛文龙派来的人抓住,立功;如果知情不报,被他人首告,则治以灭门之罪,首告者立功。岫岩以南,让爱塔副将负责;孤山一带,让赵义和游击负责。”

三十日,负责炼铁的把总张秉仪,在铁匠的配合下,把毛文龙派来的一名挑拨离间者抓住。张秉仪升为千总,那名铁匠被赏银十两。

当天,努尔哈赤说:“据悉,毛文龙派人到我国各处张贴告示挑拨离间,沿岸戍守的统兵大臣,要密切注意两个驻防点之间的疏漏,严加搜寻踪迹。”

初四日,炼铁的石城地方,备御王子登追赶二百里,抓住毛文龙派来挑拨离间的人。王子登被升职为游击。都堂官给青苔峪的堡主去信说:“有人向我报告,你那里有三个人,同毛文龙派遣的奸细相互勾结,准备叛乱。一人叫景天彦,住在萌磐驿;一人叫王百求,信在达塔峪;一人叫曹留全,住在桦皮峪。你要带人,把这三个人,还有毛文龙派去的人,全都抓住送来。”

二十四日,李世功因为擒拿奸细,升职为备御。

张德玉因为检举奸细,升职为游击。

王元皎因为擒拿奸细,升如何为备御。

刘吉宽告发双山备御苗宜庄私通毛文龙。苗宜庄被革职,刘吉宽升职为德御。

沙厂备御王子登查获毛文龙派来离间的奸细,被升职为游击。

岫岩备御乔邦魁同毛文龙私通密谋,被家人发现告发,命把乔邦魁宗族全部杀死,把乔邦魁的妻子和家产都给了告发的家人。

努尔哈赤说:“外地的普通百姓,可以经常擒拿奸细送来,难道我辽阳城里,就没有奸细吗?众们官员,你们有些人是明朝皇帝判处死罪投在大牢中的,有些人是在明朝遭到贬黜壮志难酬的,有些人是我在战场上擒获得来的。我让尔等为官,如果念及我的恩养之情,为什么不把毛文龙派来的奸细抓住一个呢?为什么查不出叛逃暴乱的呢?如果不为我效力,我养尔等有何用处?凡是发现叛逃即来告发,知道奸细马上擒获的,仍然照旧当官,记功领赏。如果见叛逃而不报,见奸细而不擒拿,被我发现的话,乔邦魁就是榜样。”

二十七日,努尔哈赤给总兵官布山去信道:“让佟游击回到岫岩城,督察百姓是否耕田,并认真调查毛文龙所派来的奸细。五处女真马兵,每处出两人,保护佟游击。

戍守新城的副将巴都虎前来报告:“毛文龙兵,渡过江河,在夜间由远处放砲呐喊,攻击我方去长甸运粮的十三个人。十三个运粮人听到砲声,骑马躲避了。毛文龙兵当天撤退。”

初十日,戍守千山的素肯,抓到毛文龙方面的六个人,杀死其中五个,剩下一个送到努尔哈赤这里来。这个人说:“朝鲜新王即位,原来的国王自缢身死。毛文龙想去会见新王,新王没见。朝鲜新王以毛文龙帮助明朝与金国为敌的理由,把和毛文龙交往的爱州、安州黄州、平壤等地官员尽皆枭首,并且禁止朝鲜百姓卖给毛文龙粮食,毛文龙那边现在全都饥饿缺粮。”努尔哈赤命令把这个人暂时留下。

王备御奏称:“据报,托兰山有一百多人准备谋叛,我派人前去核实,果然如此,并且探听到毛文龙已经派贾大、贾三两个人同当地百姓联络,准备在下月初一行动。”

“至于毛文龙,他从去年八月驻扎在铁山以后,所有战船都在岛上,军兵不过七八千人,又都是乌合之众,内地前来的商人很多,财货堆积如山。人数虽多,攻取容易,况且从义州出发,只一个晚上,就能到达毛文龙处。

“安州城现有兵民四五千人,也都是乌合之众,如果听到义州失守,安州登时便会土崩瓦解。就算他们守城,只用几句话也是可以使之投降的。

“朝鲜京城南面二十里处,有从北边迁来的一百多名瓦尔喀人,其余地方也分散居住一些瓦尔喀人,他们原来都是金国百姓,可以向朝鲜索要回来。

“毛文龙派遣的人,一般都在黄海道,京城之内也有一部分。

“先王愿意和金国讲和,因此两国使者不断,新王倚仗毛文龙,不向金国派遣使者,现在大汗可以先发出一封议和信给朝鲜新王,然后直接发兵攻打平壤,逼新王前来议和。新王自从继位以来,人多不服,心向故主。我的父亲韩明廉和李迿只带了三千兵就大获全胜、夺其京城,人心所向以此可见。那时候新王离开京城、向南逃跑,军民没有想跟着他一起走的。不幸的是,我父亲他们的起事因为内乱而失败。现在听说大金国汗军兵与朝鲜原来的官员一同前来,谁能不降?

“我们韩润、韩义兄弟两个,情愿归顺大汗,看待大汗如同天地父母,以上所言绝无一句假话,所有建议均属一劳永逸、千载难逢之时机也。”

二月初一日,努尔哈赤派遣刘维国、金盛晋持书给毛文龙,书中说:

“你所派遣的奸细、哨探等都已为我所擒,经审问供述知道,你把明朝皇帝派来的两名大员杀死了,得罪了明朝皇帝。又据从山海关处逃来的人报告,因为你得罪了明朝皇帝。他已经给朝鲜国王送信,让朝鲜国王抓你。现在我已经取下了旅顺口,那里的人也是这么说。

“据说朝鲜国王给明朝皇帝的回信上说,毛文龙寸步不前、隐身而居,自称有兵欺瞒皇帝、骗取钱粮,实际上是祸害我朝鲜国的鼠盗之辈。我会用计把毛文龙抓住,或者是唆使毛文龙手下的人抓他。

“毛文龙,你现在为明朝皇帝效力,可是现在君幼臣昧,对你并不信任,就算你积攒下了朝鲜八道的财帛,就算现在皇帝给你拨再多的钱粮,又有谁羡慕你呢?你能让京城的大臣都称赞你吗?我的意思是:让你去取朝鲜的义州城,然后和我成犄角之势,那样谁敢把你怎么样呢,接下来我们可以逼朝鲜投降,你的前途将不可限量。

“现在明朝皇帝要治你的罪,朝鲜国王将不能容你,你将何去何从,请仔细考虑考虑吧。不用担心你和我对抗,且派遣奸细来我处,而我会责罚你。彼时各为其主耳,你当时为明朝皇帝效力,投靠我以后又怎能不为我效力呢?古代的韩信,离开楚霸王而归汉刘邦,胡敬德离开刘武周而降唐,皆因其降而成大功,留美名于后世。又有谁说他们是不忠于故主之人呢?”

毛文龙的三百兵夜间来袭击海州的叶克舒堡,当时堡内只有无甲之人与之相战,杀了四人,敌兵就撤退。后援军起来,追杀敌兵,杀了一百七十人。堡内有原明朝男丁一百多,这些人曾经与毛文龙约为内应,因此将此堡内原明朝人都杀死。

五月二十日,努尔哈赤给毛文龙去信:自古以来,各国之兴坏都是天轮时运,将亡之时大现异兆,最终遍地烽烟、直到灭亡。将兴之时上天默佑、气势昌盛。这你难道不知道吗?当初伊尹知道桀王之运,尔后去商汤王那里为臣;姜太公知道纣王之运,尔后去周武王那里为臣。听说你毛文龙不知道我为什么杀人,如果不杀人,谁不愿意降我,辽阳、广宁之人都是明朝皇帝的百姓,是天将其授我,因此我国土增、兵士增、钱粮增,从旅顺口以北到达开原,从镇江以下到达广宁,我皆养育之,然而我虽欲养尔其不从,竟然杀我所任之官、所遣之使,奸细往来,叛逃而去,对此岂能不杀而平?我所杀者,是有理的。从我这里逃走的人,你收容后不加豢养,却蛊惑将其组建成军,反戈而战,因此各处被杀的人,实际上是死于你手,这才是没有理的。我国恩养昭明,因此远至东海,众国愿归,至于哈达、叶赫、乌拉、辉发之人,虽然曾经鏖战不降,然其败后我仍然聚而养之。那时我出兵蒙古所得百姓还不如自动来归的人多,如今归顺者更是络绎不绝,这都是仰慕我的恩育之声誉而来的。如果我一味屠杀,他们为什么还要来呢?毛将军,我原以为你是明智的人,今尔不知天时,是愚昧也,明朝气运已终,劫数未尽,到处杀掠汉人,安邦彦把山阴、安南、贵州、四川、广西、云南等处,所杀者还少吗?现在正是明朝灭亡之时啊。天之所灭,尔能救吗?当初周国运终,圣如孔孟尚不能救,你难道不知道吗?俗言道:良禽择木而栖,贤人择主而事,韩信弃霸王而归汉高祖、刘整弃宋国而归蒙古忽必烈汗,这都是观天时择主而事,且留芳名于后世,谁会说他们是坏人呢?凡应天命而生的帝王,都不念仇敌、视其功德而养育之。古代的桓公,养射自己的管仲为社稷之臣,唐太宗养仇敌胡敬德,他们都是有用之人。毛将军,无论你如何为明朝皇帝效力,然则明国亡时已至,君臣昏聩,你反易遭致祸殃,有什么用呢?各处现已刀兵纷起,丙辰年北京城大风、戊午年城内河中流血,这都是上天示警啊?古鉴天时,将军难道不知道吗?希望你深思,若错失时机、悔之何及?佟附马、刘副将都是只身投奔于我,李附马及辽东、广宁之官员,都是我从阵前获得,他们都被我提拔任用,将军难道不知道吗?你如果能够诚心归附,我定不慢待于你。

闰六月二十日,给毛文龙书信:此战是我引起的吗?是你明朝万历皇帝引起的。现在明朝皇帝如果愿意承担兴兵之错而讲和,则派遣官员持盖玉玺之书,经山海关前来,则可以与你相议。

成都哪个甲状腺医院好?四川中科甲状腺医院位置在哪?

丽江白癜风医院好吗儿童白斑对比成人治疗的优势

重庆中德生殖医院收费透明,不乱收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