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京报少拿北大吴月华说事首发ITQUAN米晓彬TechWeb博客mimi19730930blogte

发布时间:2020-03-12 13:13:42 阅读: 来源:棉靴厂家

新京报,少拿北大“吴月华”说事 首发ITQUAN 2月1日,无意中发现一篇文章《女玩家现身说法:游戏是一种治疗》,该文讲述了一个叫做吴月华的北大女玩家7年间玩网络游戏的一些经历、故事以及感悟。由于文章写的是真人真事,而这名女玩家的很多经历也在很多网游玩家身上发生过,有的甚至是正在发生的,因而文章还是引起了不少共鸣,我在百度上搜了一下,仅大型网络媒体(如搜狐、新浪等)就已经转载了10余次(有的把文章的题目改成《网游女玩家现身说法:游戏是游另外一个世界》),人们对此事情关注可见一斑。

但笔者认为文章中的一些观点的推理过程存在不少瑕疵,值得商榷,结论也难以立足,其中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迷恋网游的吴月华并没有耽误学习,考上北大证明了这一点。” 犯了最基本的逻辑错误。

文中有两张吴月华的照片,而照片的注释就是上面这句话,而这句话也是该文最吸引人的地方:一个玩网络游戏的女孩居然也能考上北大,迷恋网络游戏不会耽误学习!!!这话估计能让那些饱受舆论压力的网游企业家松了一口气,也能挺直了腰板。

可实际上,吴月华玩网络游戏和考上北大根本毫无关系,也证明不了网络游戏不会耽误学习,因为当吴月华开始玩网络游戏的时候,她已经考上了大学。

而在后面的文章提到:

“后来就一直上学,上了北大,网络游戏打开了吴月华的世界”。这说明吴月华是先考上大学,然后开始玩网络游戏,玩网络游戏证明不了“迷恋网络游戏不会耽误学习”

“吴月华最早接触网络游戏是在1999年,那时候网络游戏还处于一个很原始的状态,她最早接触的一个游戏名字叫《千年》。”我们从文中得知,吴月华目前已经工作三年,加上大学的四年一共是七年,也就是说早在99年初,吴月华就已经考入了大学,就算是她最早玩的网络游戏也是在大学里才接触到的。

迷恋网游的吴月华到底有没有耽误学习我们无从知晓,但考上北大却什么都证明不了。

二、“吴月华考入北大哪个专业”—在文中并没有提及吴月华考入北大的专业,更没有提到她只考进了北大的专科。

迷恋网游是吴月华大学时候的事,但文中也提到“在这之前,她一直玩单机游戏,和电脑对局。” “其实在更早之前,她就是家用机的拥趸”,看样子吴月华上大学前迷恋电子游戏却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这对她的学习有没有影响呢?

我到中国人网站(www.chinaren.com)上查询了“吴月华”这个名字,在北京大学找到两个班级,一个是“信息管理系98级编辑和出版专业”,而另外一个是:“北京大学应用文理学院2001国际政治专升本”。让人颇感意外的是,两个人使用的是同一个电子邮件,这说明迷恋游戏的吴月华在98年只考入了北大的专科,三年之后读了一年的后期本科,才获得了本科学历。我认为,当初吴月华第一志愿可能也是北大,但是她没有考上,只能走了专科,然后读后本,花了一年时间,得到了另外一个专业的本科学历。我想这才是吴月华完整的求学历程。

而通读全文,我们发现《新京报》的记者在文中不断强调迷恋游戏(包括网络游戏)的吴月华考上北大的事实,暗示网络游戏不会耽误学习。那么我要问的是,如果当初她没有迷恋游戏会不会考上北大的本科,而不是屈居专科呢??

三、网络游戏真的可以“与世无争,快快乐乐”么?

《女玩家现身说法》一文中还提到:

“网络游戏中,也许有欺骗,有伤害,但是更多的还是一个善意的世界。吴月华说:网络比现实生活干净得多。”“她的人也和游戏中的角色相似:与世无争,快快乐乐。”

“在游戏里,她总扮演着类似医生的角色,在《奇迹》中,她是智弓,而且是纯智弓,专门给别人加血,服务于人,救死扶伤。《传奇》中,她就扮演道士,也是给人加血,还可以隐身,可以给别人贴符,在群战之中逍遥其外。”所以,在游戏里,她“与世无争,快快乐乐”。

事实真是这样么?难道吴月华的智弓在《奇迹》里没有被别人PK过么?要知道纯智弓的自我保护能力相当弱。当别人要求加血或者加防的时候,而你又正好没有魔法的时候,难道没有人骂过你么?或者刚刚加完,连个谢谢都不说转身就跑的估计也没少见吧?其他如骂人、抢怪、恶意PK、外挂、买卖诈骗等等难道还少么?

网络游戏的确是一个虚拟世界,可在这个世界里每个角色的背后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而当他们不必为自己的恶行负责的时候,游戏中的欺骗、以强凌弱、投机取巧随处可见。网游就是现实世界的缩影,这个世界中没有完备的法律,加上角色的虚拟性,让这个缩影成为了现实社会的一个阴影。网游的虚拟世界并不比现实社会强多少,没有几个人能够“与世无争,快快乐乐”。

小结:

最近,我发现北大的大学生屡屡遭到炒做,早先的有卖肉的“陆步轩”,最近的有卖糖葫芦的“武小锋”,现在又开始了对玩网络游戏的“吴月华”的炒做。难道就因为是北大的学生所以就具有代表性?难道玩着游戏考上北大就能证明网络游戏不耽误学习?如果北大的女生都玩网络游戏了,是不是证明其他人更应该去玩网络游戏呢?

我希望媒体别在炒做北大的学生,《新京报》也别在拿北大的网游女生“吴月华”说事,就算真有那么一位玩着游戏考北大的学生,那也证明不了什么!而北大网游女生反而让我看到网络游戏在中国的高等学府传播之快和传播之广,而如果一个重点高校的女大学生(而且是学生会干部和党员)都曾三昼夜泡网吧玩网游,那么中国普通高校的大学生玩网游和泡网吧的情形就可想而知了!

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每个大学附近总是网吧林立,而生意总是那么红火的原因了。

新科空调售后电话新科空调维修电话

上海黄浦区志高空调拆装清洗加氟售后维修服务中心电话

海尔售后广州市番禺区空调维修清洗移机拆装电话

北京朝阳区志高空调拆装清洗加氟售后维修服务中心电话

相关阅读